当前位置:首页 >> 亚博体育赌博史话

激战腊子口:飞跃北上的通关天堑

发稿时间:2019-09-12 14:27:30?? 来源:解放军报?? 作者:范晶

  对于腊子口战斗,聂荣臻元帅曾评价道:“腊子口一战,北上的通道打开了。如果腊子口打不开,我军往南不好

  腊子口,在藏语中意为“险绝的山道峡口”,是川西北通向甘南的门户,地势十分险要。为阻止红军北进,蒋介石派甘肃军阀、国民党新编第14师师长鲁大昌部队驻守于此。1935年9月,红军到达腊子口,前有鲁大昌部队,后有刘文辉追兵,周围还有卓尼杨土司的队伍和胡宗南的主力,如不能尽快拿下腊子口,将面临被敌合围的危险。面对极为不利的地形和防守严密的敌人,红四团1营2营通过采取正面交战、侧面伏击、上下联动的战术,一举突破天险腊子口,打通了红军北上的咽喉要道。腊子口战斗是我军历史上以弱胜强、出奇制胜的着名战斗,也是中央红军长征进入甘肃境内最为关键的一场硬仗。这次战斗的胜利,粉碎了国民党军企图阻止红军北上抗日的阴谋,突破了长征中的最后一道关口,为红军顺利进入陕甘地区开辟了通道。

  讲评析理

  狭路相逢勇者胜。腊子口是一个南北走向的峡谷隘口,长约300米,宽近8米,高达500米,东西两面的悬崖绝壁如同壁垒屏障,挺拔险峻。就在这峡口处的两面峭壁之间,有一座以两根梁木架成的木桥,将东西两面的山路连接起来。行人要过腊子口,务必经过这座木桥。

  1935年9月上旬,鲁大昌从各地调集兵力进驻腊子口。敌第2旅第5团第3营驻守腊子口桥头阵地,第2旅第6团进驻腊子口外围的康多等地。红军进入迭部后,鲁大昌又急忙调动第1旅第1团两个营前往增防,将该团主力第1营配备于腊子口桥头东侧阵地,以4挺重机枪排列在桥头堡内,构成交叉火力网,严密封锁桥头地带。原驻守桥头的第5团第3营,被配置在腊子口内的三角形谷地,沿山脚固守工事,并随时准备增援桥头阵地。

  面对敌人的重兵防守和极为不利的地形,红军将士发扬连续战斗、勇于牺牲的大无畏精神,以一部兵力正面攻击,2个连攀登悬崖绝壁,袭击东面山顶守敌,摧毁敌人碉堡。集中火力迅速突破防线占领腊子口后,追击敌军残部90余里。作战中,共击溃国民党军新编第14师第5团两个营及第1团、第6团各1个营,缴获手提迫击炮3门,并缴获粮食数十万斤,盐2000余斤,极大地补充了红军给养。

  红军激战腊子口一役启示我们,敢于亮剑、勇于牺牲的铁血精神永不过时。正如克劳塞维茨所说,物质的原因和结果不过是刀柄,精神的原因和结果才是贵重的金属,才是真正的锋利刀刃。在双方武器装备量级相当的情况下,战斗精神对战争胜负起着决定作用。在武器装备处于相对劣势的条件下,强大的战斗精神可以弥补武器装备的弱势。应对未来战争,我们的官兵绝不能丢掉战斗精神这个克敌制胜的法宝,不能忽视培养“一不怕苦、二不怕死”的血性胆魄。

  攻其不备出奇兵。战斗打响后,红军先后多次对敌要地发起猛攻,但敌人凭借有利地形,用机枪封锁独木桥,致使我军正面进攻收效甚微。在数次正面强攻未能奏效后,红军将士总结经验教训,很快发现了敌人的布防漏洞。原来,敌人过于相信腊子口的天险优势,把主要兵力集中于正面,两侧峭壁顶上均没有设防。根据敌人兵力分布情况,结合实际条件,红四团决定兵分两路夺取腊子口:由团长王开湘带领1连、2连隐蔽迂回至腊子口右侧,从崖壁攀登至敌人后侧;政委杨成武带领6连从正面突击,夺取独木桥,若袭击不成,也要连续进攻,达到消耗敌人、致其恐慌的目的。

  接到任务后,6连立即召开党团员大会,挑选出15位党团员,组成3个突击小组,准备夜袭夺桥。一组突击队员攀着崖壁上横生的小树,悄悄地摸到桥边,利用桥底下的横木往对岸运动。敌人发觉后,用机枪、手榴弹朝桥下乱射乱打,战士们摸到一块岩石下,待机行动。另外两个突击小组趁敌人火力被吸引至桥下的机会,冲到桥边向敌人投过去一排手榴弹,紧接着冲进敌人筑在桥头上的工事。桥下的突击队员乘机从岩石下钻了出来,翻上桥面,拔出大刀,与敌人展开肉搏。

  此次战斗,用兵灵活,奇正结合,因此获胜。灵活是战略战术的灵魂,出奇是战略战术的精髓。无论战争形态如何演变,作战样式如何发展,人始终是战争胜负的决定因素,指挥员围绕作战态势开展的谋略博弈也就永远不会过时。未来智能化战争,无人作战系统大量装备军队,但在其使用时机、使用方式上,仍然给攻其不备、惑敌奇袭的战略战术留有大展身手的空间。为此,各级指挥员一定不能忽视指挥谋略和指挥素养的培塑提升,加强战例学习研究,注重战术思维训练,切实掌握奇正之术,从而在战场上攻其不备、出奇制胜。

  军事民主献妙计。决定采取从悬崖攀登迂回的战术后,王开湘和杨成武来到腊子口,用望远镜仔细观察石碉堡下的地形。只见从山脚到山顶,几乎成仰角八九十度,石壁既直又陡,如何攀上这令人生畏的悬崖呢?

  关键时刻,各连召集战士们开展讨论,要大家献计献策。一个绰号叫“云贵川”的苗族小战士来了个毛遂自荐。他说,在家采药、打柴,经常爬大山,攀陡壁,只要用一根长竿子,竿头绑上结实的钩子,用它钩住悬崖上的树根、石嘴,就能爬到山顶去。行动展开后,小战士“云贵川”赤着脚,腰上缠着一条用绑腿接成的长绳,手拿长竿,一点一点往上爬。就这样,“云贵川”爬上去后,把腰间的长绳放下来,下面的人一个接一个顺着长绳爬了上去。

  战士们攀上峭壁迂回至敌人身后,向没有顶盖的敌工事投掷手榴弹,敌人万没想到我军会从峭壁迂回,惊慌之下士气大泄,被我军两侧夹击,只好仓皇逃命。我军乘胜夺占独木桥,控制隘口炮楼,随后总攻部队兵分两路,沿腊子河向峡谷纵深扩大战果,连克敌人多道防线,一举夺下腊子口天险。

  军事民主是党的群众路线在我军军事工作中的具体运用,是革命战争年代我军克敌制胜的又一个重要法宝。新时代,应继续发扬这一优良传统,广泛开展群众练兵,鼓励基层创新,切实凝聚好官兵智慧力量、创新训练方法模式、推动部队战斗力不断跃升。■